EdmundDYans
颜言,三分热度,cp是柒月!三国主产曹魏,目前悠花。
EdmundDZhang/Sans/田中眼蛇梦。
写些哗众取宠。
The world is dancing to a song, but I don't know the tune.
-2017.9.24
 

《【随笔】[意识流] 病名は愛だった 》

*无含义爽文 听歌写文
*与原曲啥关系都没有 取了几句歌词
*真好听
 
 
-
「本旨に反す麻酔に縋っている」
 
用吊针来维护透支的生命,替换掉的绷带与纱布散落于光滑的瓷砖之上,仰仗背道而驰的麻醉剂来减轻已快干涸的痛苦。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两边雪白墙壁快速后退,尽头是刺眼的光线,吞没了模糊的远景。
孩子一样的笑声与喧嚷由远及近,逐渐靠近身旁,杂音乱响耳鸣一般挥之不去,稚嫩的喊叫痛哭猛地自面前扩散。
 
乱七八糟贴着创口贴脚背血管凸起的赤足踏于地板上踟蹰,一并触及空寂前方的双手为不存在的东西而颤抖犹豫设防。
将继续沉溺繁杂虚像,未及时更换的蓝白条纹病号服袖口不及小臂,露出一截包裹到再看不见纵横交错沟壑伤痕的纤细手腕。
无论多少纱布也无法替代,交缠在颈项上的加速收紧的红绳,面颊黏着的胶布被镊子缓慢抽离,压倒性的声音浪潮一波波无序地横冲进再不能留存异物的耳中。
 
和所有皮肤一样被缠绕包裹的,不见光的部分,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的,绷带滑落后空无一物的胸腔。
-Fin-

 
评论(2)
热度(7)
© EdmundDYan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