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undDYans
颜言,三分热度,cp是柒月!三国主产曹魏,目前悠花。
EdmundDZhang/Sans/田中眼蛇梦。
写些哗众取宠。
The world is dancing to a song, but I don't know the tune.
-2017.9.24
 

《【悠花/已Fin】《忽悠三次以为花少北要吻他,一次花少北真的吻了。》》

*悠花only 不逆不拆
*傻白甜 OOC 文笔极差
*大学同学设定瞩目 私设多
*前期忽悠单箭头注意
*请勿上升真人
最近b事多 写篇文净化一下tag
欢迎加入悠花精神病院→549788853
能接受的话↓
 
 
-
第一次是半夜忽悠失眠于是坐在寝室床上玩笔记本电脑,这个光景速度骚气的校园网早已随电一起断掉,于是忽悠只好盘着腿等待植物大战僵尸读条。
这一过程中花少北趴在上铺眼神迷茫地伸头下来,语气轻柔地喊了声忽悠,忽悠浑身一震凑近对方在昏暗环境中投去一个花少北肯定看不到的疑惑眼神。
电脑屏幕散发微光,忽悠甚至注意的到花少北身后从窗户递进来的十分暧昧的幽幽月光。
 
忽悠从高中就开始暗恋的,他的好朋友花少北,用尚且处于睡梦中的模糊奶音问道:
“你把蚊香搁哪儿了……”
 
第二次忽悠刚刚从球场上下来且携带着一身汗味,躺在草皮上气喘吁吁地回复体力,虽然他并不喜欢打球但现在的男生似乎都需要运动来散发他们的荷尔蒙,忽悠便跟风了不少次。
 
不一会儿同样累得像刚刚被几百个人蹂躏过一样的花少北跌跌撞撞地扑在忽悠身上,似乎完全没注意到忽悠紧张的表情,在忽悠甚至能感受到打在脸上的呼吸时,花少北拿过忽悠肩膀旁的水瓶,四仰八叉地整个人倒在旁边。
 
第三次他们即将毕业,两个人坐在天台的铁栏杆上回忆人生并且都带着小小的伤感。
毕业算不上离别,但每个这么以为的人在他们多年后携妻带儿相顾无言时都不仅在心里感叹,距离他妈的并不能产生美,敬这一场操蛋的人生。
 
“我说,你以后会想我吗?”忽悠半真半假地问,手指梆梆地敲着护栏。
这种时候有些多愁善感的花少北沉默了。
在忽悠的食指已经感到有点儿酸的时候花少北才悠悠开口:“那必须的呀,没你以后没人包我早饭了不是。”
“我靠我就这点好处啊?”
“以后多给我打电话不行啊我说?”花少北轻巧地翻了个身逐渐逼近忽悠,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忽悠先生甚至忘记了回复。
忽悠从高中就开始暗恋到大学毕业的,他的好朋友花少北给了他一个男人之间的拥抱。
 
最后一次他们晚上十点在路边吃饭,兴致上来后向来不怎么喝酒的忽悠边说边灌了不少。
“我特别喜欢你。”
“我怕不是个基佬哦。”
“你能和我同一个大学我他妈开心死了。”
“你真好。”
“真的。”
接着还在喋喋不休的忽悠被他从高中就开始暗恋到大学毕业的,他现在或许正在表白的他的好朋友花少北吻了。
实实在在的那种。
忽悠感觉他酒醒了一半。
 
“你不早说让我等那么久?!”
 
 
-Fin-
有人会看我开头的预警吗?
是真的傻白甜文笔也傻白甜,并没有谦虚。
……ORZ。

 
评论(10)
热度(38)
© EdmundDYans/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