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undDYans
颜言,三分热度,cp是柒月!三国主产曹魏,目前悠花。
EdmundDZhang/Sans/田中眼蛇梦。
写些哗众取宠。
The world is dancing to a song, but I don't know the tune.
-2017.9.24
 

《【悠花/已Fin】《Flesh》(现实向)》

* @白老师是总攻  的点梗 严重脱题 好像把甜梗写歪了
*OOC 文笔极差
*少北第一人称
*抑郁 消极 厌世 自杀倾向有
*双方都是单箭头
*请勿上升真人
*BGM:Emily
耿直悠花群宣:549788853
能接受的话↓会不会被lof屏蔽啊我说
 
-
人为什么会喜欢一个人?
在问出自己这种矫情问题的下一秒我忍不住扯了扯嘴角将手里的烟叼在嘴里狠狠地吸上一大口。
果然呛到了。
事情会变成这样我根本预料不到,本来就是玩玩而已最后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又不是没经历过。谁知道,或许因为那家伙太好骗了,果然感情这种事情,没人控制得了。
他离开是正常人都会做出来的事,等我醒悟过来开始后悔再去找他早就没什么用处了。
是的,他开始了新生活,那你呢?
第一下的时候真的非常疼,我本身就不是特别能忍受疼痛的那种人,但是随着第二下和第三下的出现我却觉得痛感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麻木。
  
醒过来的时候消毒水的味道迅速冲进鼻腔,哦,我很好奇,颓废了这么久难道还有人愿意管我,还这么恰巧地在这种时候进了我家。
“你疯了吧花少北。”
熟悉的嗓音之后是熟悉的人,忽悠靠在墙边一脸阴郁地看着我,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这种表情,一不小心就从喉间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来。
也是,除了他哪还有别人留着我家的钥匙。
忽悠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天哪,他居然也有这么严肃的时候,看来我真是把他逼到了一种境界,“刚和我忏悔完转头回家你就自残,怎么你要是死了我就成最大嫌疑人了是吧。”
“没有,”我摆正了脸色,“我真的错了,我认真的……活了这么久第一次……”
“行了你别说了,”忽悠回道,“我还要工作,你小心点儿别搞事了。”
是他变了吗?
也可能没变,只是我曾经没发现。
以我往常的经验肯定是我去找他的时候不小心暴露出了什么奇怪的状态,所以他来找我也是人之常情的事。
我真的不喜欢自作多情。
  
动脉是在哪个位置呢。
就是听说划下去血就能直接喷出来的那种。
不不不一点美感都没有还是算了。
浴缸里晕染开来的血花在扩散,像细菌像病毒,连同我对他的喜欢一起,血随着心跳的节奏一股股地涌出来。
我的天啊。
让我乖乖待在医院?不存在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嫌弃我寻死觅活。
     “生而为人,对不起。”
 
-Fin-
忽悠其实已经后悔了(闭嘴)
ooc什么的都是我的锅
看完之后不要当真再去看看甜文缓冲吧
为虐而虐的四十米大刀

 
评论(8)
热度(11)
© EdmundDYans/Powered by LOFTER